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80期马报资料

风暴中的暴风集团:钱要不回来 冯鑫做错了啥?丨财看见911香港开

  发布于 2019-11-21   阅读()  

  2011年以前,暴风影音这个名字红极一时,而2018年已经排在移动视频APP的第13位。

  近期,暴风集团受到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和创始人限制消费消息的“困扰”。3月8日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3月9日法院删除失信信息。创始人冯鑫3月1日因合同纠纷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合同了结后解除。

  受此影响,上周(3月8日-3月15日)暴风集团股价跌逾16%,市值蒸发6.765亿。暴风集团曾以9.43元/股开盘价上市,随后便是28个“一字板”,并一度触及327.01元/股的高点。

  截至2019年3月18日,股价仅有10.85元/股。在股市“火爆”的当下,曾经的“妖股”却没有了曾经的辉煌。

  冯鑫从当年的“互联网明星”,到被法院执行限制消费,自己一手创办的暴风集团从2015年牛市第一股到如今资本市场的弃子,暴风到底“下错”了哪步棋?

  2007年1月,冯鑫、韦婵媛分别出资50万和100万,设立了暴风集团的前身——暴风网际有限责任公司,2011年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(暴风科技)。

  暴风科技“火爆”时,属于典型的互联网公司“免费+广告”的业务模式。一方面通过开发暴风影音系列产品,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,以此形成一定的用户群体;另一方面凭借免费使用积累的用户规模,吸引商业客户投广告。

  用户可以通过暴风影音客户端播放在线视频内容,也可以通过暴风影音客户端播放观看用户自提供的视频内容,客户投入广告的模式则包括在视频内容缓冲、暂停以及激活播放器时,以各种形式弹出广告,以及安装暴风影音过程中“捆绑”安装其他软件等。

  广告收入无疑是暴风最初的核心收入来源。本港台现场直播,亚视本港台现场直播,香港本港台现场直播,kj990本港台现场直播,2012年、2013年、2014年,广告信息发布与推广业务收入(含广告收入及软件推广收入)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达到 99.95%、99.82%、98.28%。

  2015年3月24日,暴风成功在创业版上市。上市后“野心勃勃”的暴风,互联网视频业务却开始被落下了,广告业务在整个营业收入中占比开始下降。

  2015年,暴风科技上市融资6亿元,据其招股书披露,募集资金主要用于“互联网高清视频服务平台升级与扩建项目”以及“移动终端视频服务系统研发项目”。但上市后的暴风却不想再把注意力仅仅集中在互联网视频上了,而是希望寻找新的增长点。

  上市后,暴风科技确立了全球“DT大娱乐”战略,在发展原有互联网视频业务的基础上,开始尝试虚拟现实(VR)、智能家庭娱乐硬件、在线互动直播、影视文化。同时,还要布局O2O、云视频、互联网游戏研发和发行、影视等业务,想要成为互联网综合性娱乐企业。

  2016年6月,还将证券简称由“暴风科技”变更为“暴风集团”,足可见其更大的“野心”。

  然而此时,互联网视频行业发展却迎来了新时代。2016年开始,在线视频行业发展迎来高潮,用户付费模式开始崛起,在线视频开始主要通过广告及会员、点播付费等方式变现。而暴风却未赶上视频内容爆发和视频行业新的变现模式的脚步。

  由于暴风影音具有本地播放功能,因此不像在线视频对视频内容那样高度依赖。2013年前后,暴风认为用户下载视频软件主要是使用软件进行视频播放,因此在版权采购上甚至在“节约”支出。

  由于同样的影视剧内容,“独家”版权的价格远高于“非独家”版权。暴风还特意采购“非独家”版权,同时不参与首轮采购竞价,希望降低版权的支出。

  随着互联网视频行业市场竞争日益激烈,其他视频平台均开始“大手笔”购买内容版权和建立大IP效应,以此建立视频内容优势,扩大用户和收入规模。

  2017年,暴风集团的广告业务营业收入首次开始同比下滑。2018年上半年,广告业务收入还不到9000万,同比下滑57%。

  业绩快报显示,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11.23亿元,同比下降约41.34%,其中的原因也包括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,互联网视频业务营业收入下降导致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“免费+广告”的业务模式其实也是比较“烧钱”的。2012-2014年,暴风的互联网广告信息服务毛利率能够达到70%以上,远高于当时的竞品优酷土豆、乐视和迅雷。

  但是剩下的净利润却没有多少,原因就在于费用太高了。2013年暴风营业收入3.25亿,销售费用为1.15亿,2014年营业收入3.86亿,销售费用达到1.35亿。三个多亿的收入里,销售费用这一项就要花掉一个多亿。

  暴风集团上市后,不断拓展业务板块和服务场景,推出“全球DT大娱乐”战略。先后进入了VR、TV、影业、体育等行业,暴风魔镜、暴风TV、暴风影业、暴风体育等业务模块先后成立。为了布局“DT大娱乐”战略,2016年暴风集团购买了甘普科技、稻草熊影业、立动科技。这三家企业业务涉及游戏、影视研发、制作和发行。

  暴风体育成立于2016年6月,成立不到百日后便获得A轮2.04亿元投资,但此后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。体育业务同样是版权为王,拿不到体育比赛版权的暴风体育,2019年初还因为职工讨薪成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  “全球DT大娱乐”战略很快便“消失”了,2017年暴风集团将核心业务聚焦在TV和VR两个方向。其中,暴风魔镜是一个曾经被“给予厚望”的产品,是暴风布局下一代互联网流量入口的业务定位。

  2014年,暴风集团发布了VR硬件产品暴风魔镜及配套手机应用“暴风魔镜”APP。2016年暴风魔镜累计销量超过200万。

  但根据暴风集团近期对问询函回复所披露的信息,2018年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已经经营困难资不抵债,暴风集团还计提了7213万应收暴风魔镜账款的坏账。

  2018年的暴风集团,不再提“全球DT大娱乐”战略版图,也不再提VR,开始专注于互联网电视。

  上市之后的暴风,一直想要把公司业务增长点转到硬件上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互联网电视。2015年,暴风集团花费1.35亿收购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30%左右,用来做互联网电视业务,而暴风统帅当时公允价值只有745万,由此确认了1.27亿的商誉。

  2015年12月,暴风超体电视开始上线亿元的收入,占到公司总收入的50%以上,但是成本比收入更高,2016年暴风电视的毛利率为-15.29%,2017年电视实现营业收入13.48亿元,占公司总收入70%以上,但毛利率依然为负(-7.15%)。

  尽管电视卖一台就亏一台,冯鑫对电视业务依然充满了信心。2018年年初,暴风集团提出“All For TV”的集团战略。冯鑫在暴风AI电视7发布会上表示:“我们以后不谈铁三角(暴风电视、暴风影音、暴风魔镜),2018年到2020年,我们内部和对外只说一件事情,就是暴风电视。911香港开奖现场。”

  近两年,冯鑫用各种方法为发展电视业务筹钱。但是却主要选择了债权融资,债权融资的特点就是短期偿还的压力比较大,而且还要支付利息。

  2017年,暴风统帅与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签订《最高额质押合同》,以存货质押取得3000万元短期借款。2017年度,暴风统帅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(有限公司)挂牌登记累计短期借款2.91亿元,偿还了1亿元后,截至2017年末短期借款余额1.91亿元。

  2018年上半年,暴风统帅继续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分别取得了4400万、4500万两笔短期借款,同时还通过应收账款质押、应收票据质押(8700万)等方式取得短期借款。

  短期借款所产生的利息支出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2017年暴风集团财务费用同比大增55%,主要就是由于支付利息导致的,全年暴风统帅累计向银川产权交易中心(有限公司)支付利息758.22万元。

  除了借钱,暴风电视还进行了增资扩股筹钱。2017年12月,暴风电视签署《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》进行增资扩股并引入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、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作为战略投资者。东山精密、如东鑫濠合计向暴风电视增资人民币8亿元。

  暴风集团的应收账款连年增加。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,一方面会对经营现金流产生影响,也就是赚的钱拿不到手,面临流动资金短缺的风险;一方面则容易产生坏账风险,即最终钱有可能要不回来或者不能全部要回来。

  按照暴风集团应收账款账龄及坏账准备计提的原则,账龄在2-3年的应收账款要计提25%的坏账,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就要百分之百计提坏账了。

  从上图可以清楚的看到,暴风集团应收账款越来越难收回。账龄1年以内的占比越来越少,1年以上的占比越来越多。

  坏账问题也在2017年集中爆发,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仅50%多,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占比已经超过2%,应收账款的收回压力凸显。

  2017年坏账损失超5000万,根据暴风集团近期对问询函回复所披露的信息,2018年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损失高达3.5亿。

  钱收不回来直接给现金流带来了压力。2016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首次开始为负(-1.75亿),2017年则为-4.93亿元。

  2018年,暴风集团营业收入同比下降约41.34%,除了互联网视频业务收入下滑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暴风的电视业务受到资金链影响迎来危机,暴风智能(暴风统帅子公司,负责电视生产)受资金周转影响,库存备货不足,收入下降。

  一方面,资金不足导致没钱买货,另一方面,已有的存货却因为电视存货型号过时,市场竞争加剧售价下降,造成存货价值贬损,暴风电视需要大量计提存货跌价损失,2017年存货跌价损失1600万,2018年上半年,存货跌价损失高达7000万。

  除此之外,为了推广互联网电视业务,花费的营销费用也不少。2018年前三季度,销售费用3.1亿,同比增长41%,主要是由于推广互联网电视业务导致的。

  银河证券研究显示,互联网电视行业整体在2018年表现不佳,只有小米和PPTV具有一定的竞争力,主要也是因为互联网电视盈利模式不够清晰,由于电视行业的整体竞争非常激烈,硬件上要依靠价格优势,往往以低于成本价出售,然后寄希望于在与电视配套的软件和内容服务上取得盈利,但目前还很难达到盈亏平衡。

  另外,传统的电视品牌推出的智能电视也已经具有很多的互联网电视功能,它们在成本控制和制造能力上又优于互联网电视品牌商,这些都会对互联网电视业务造成冲击。

  2016年,暴风集团曾提出暴风TV要在未来三年实现1000万台销量,争取2018和2019年实现盈利,但2018年暴风电视的销量仅为70万台。

  综合来看,受到公司自身资金链及行业发展现状的综合影响,冯鑫的电视业务变得很“艰难”。

  除此之外,暴风集团还有一个“商誉”的雷,截至2018年三季末,暴风集团账上有1.56亿的商誉,其中金额较大的就是2015年收购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时产生的1.28亿的商誉。

  前一阶段受到关于商誉摊销大讨论的影响,已经有很多公司开始对商誉风险进行释放,计提商誉减值准备,暴风统帅一直从事暴风集团的电视销售业务,但一直处在亏损状态,如果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同样会对其利润造成较大影响。

  近两年,暴风集团的高管们套现后便来去匆匆,大牛股早已成过去时,面对暴风集团这几年的失误,冯鑫曾做过深刻的反思。

  他在一次内部对话中说,“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我不怪团队,不怪A股的环境,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,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,线%还是要怪自己。那我是错在哪儿了呢?你会真实地看到自己一些无能的地方、一些不足的地方,比如对资本控制的能力,对财务管理的能力,对业务严谨性的能力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